塞尚不低头的今世美术之父,塞尚是怎么死的

塞尚不低头的今世美术之父,塞尚是怎么死的

塞尚有着“新艺术之父”、“现代艺术之父”、“造型之父”或“现代绘画之父”等美誉,他的代表作为《圣维克多山》、《法黎耶肖像》等。塞尚是后期印象派的主将之一,他也为“立体派”开启了思路。

图片 1
内容概要:被称为“现代绘画之父”的塞尚(P.Cezanne),他一生中的大半辈子是在屈辱和唾骂中度过来的。但他一次也没妥协过,而且最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在艺术史上也是不多见的例子。塞尚的画对20世纪西欧艺术产生巨大影响,被举世公认为艺术大师。1906年10月22日,塞尚逝世。他对艺术事业一生追求的精神,永远值得人们敬佩。
保罗·塞尚
被称为“现代绘画之父”的塞尚(P.Cezanne),他一生中的大半辈子是在屈辱和唾骂中度过来的。但他一次也没妥协过,而且最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在艺术史上也是不多见的例子。塞尚的画对20世纪西欧艺术产生巨大影响,被举世公认为艺术大师。1906年10月22日,塞尚逝世。他对艺术事业一生追求的精神,永远值得人们敬佩。
保罗·塞尚是印象派到立体主义派之间的重要画家,塞尚由毕沙罗(Camille
Pissarro)介绍加入印象派,并参加了第一届印象派画展。有人依他的风格也归于后印象派。
“色彩丰富到一定程度,形也就成了。”塞尚在他讲到他的画时,经常重复这句话。在印象主义革新家的团体里,他进行的是个人艺术革命。
如果说雷诺阿、德加或者莫奈这些印象派画家是将运动着的事物的暂时的瞬间印象固定在油画布上的话,塞尚则是在探索以一种永恒的不变的形式去表现自然。如果说印象派画家的作品是将轮廓线变得模糊的话,而塞尚则是重新恢复或者说是重新建立起轮廓线。他十分注重表现物象的结实感和画面的深度。为此他完全摒弃了由布鲁乃莱斯基引入绘画领域的线性透视法,物象的体量感在绘画中重新占有统治地位,而这种体量感不是靠线条表现出来的,而是靠作者自由组合的色彩块面表现出来的。为此,塞尚被称作为“印象主义的坚实派”。
十分明显,塞尚最喜欢表现的题材是静物,不过他也画人物画,他画面上的人物都是当着静物来处理的,人物的身体往往处理成概括的、机械的、纪念碑式的富有几何形概念的形象。而他的静物画常常是用“柱形的、球形的、和角形的”方式去表现。
对于塞尚艺术的评价,如果少不了引起公众和批评家们的讽刺的话,应该承认塞尚是真正的“现代艺术之父,首先是野兽派,继而是立体派的艺术之父。”
著名立体主义大师勃拉克(Georges
Braque)十分敏锐地看到:“塞尚的伟大,在于他古典的约制,在于他不表现个人。”
无可置疑,我们所说的现代艺术运动,开始于一位法国画家想要客观地观察世界的真诚决心。下面的话并没有什么神秘:塞尚希望看见的就是世界,或者被他当成一个物体而静静观察的世界的一部分,这种观察不受任何清静的心灵或杂乱的感情所干扰。
塞尚的前辈,印象派画家,曾经主观地观看世界——那就是说,从各种不同光线或者从各种不同的观点观察世界呈现到他们的感觉之前的真相。每一时机,都在他们的感觉中形成一个完全不同的、清晰的印象,而每一时机,都要求独立的艺术作品来描绘它。
但是塞尚却打算排斥事物的这种闪动而模糊的外表,去洞察那永不改变的的真实,而这种真实却隐藏在感觉的万花筒所映出的明亮而令人迷惑的图画后面。
保罗·塞尚在埃克斯出生和辞世,是祖籍皮埃蒙特的小工匠、小商人的子孙。他先在小学和圣约瑟夫学校就读,由于父亲交了好运,从帽店老板变成银行经理,他被送入中学学习。1858年,保罗带着坚实的基础知识,完整的宗教信仰以及对同学米尔·左拉的真挚友谊从中学毕业,通过了文科毕业会考,并按照父亲的意愿,进入了大学法学院。不过,他并不因此而放松在埃克斯素描学校的课程。从1856年起,强烈的兴趣爱好就已把他带向了这所学校。1862年起,潜心学画。此时他常造访罗浮宫,并在那儿临摹。他的绘画以普桑、鲁本斯﹝Rubens﹞,还有十六世纪威尼斯的大师们为基础。从他们的艺术上,找寻到他在色情上的想像力,而在丁托列多﹝Tintoretto﹞的艺术里,他发掘了画面上强而有力的节奏。

图片 2

塞尚是怎么死的

1906年10月15日,他在野外写生时碰上暴雨,受凉昏倒在地,一辆马车把他送回了家。布雷蒙夫人马上通知他的妻儿,可他们没能赶到。10月22日,在接受了临终圣事之后,塞尚与世长辞。

对保罗.塞尚的评价

着名立体主义大师勃拉克说:“塞尚的伟大,在于他古典的约制,在于他不表现个人。”

赫伯特·里德在他的《现代绘画简史》里给予了最为诚恳的描述,他说:“无可置疑,我们所说的现代艺术运动,开始于一位法国画家想要客观地观察世界的真诚决心。下面的话并没有什么神秘:塞尚希望看见的就是世界,或者被他当成一个物体而静静观察的世界的一部分,这种观察不受任何清静的心灵或杂乱的感情所干扰。塞尚的前辈,印象派画家,曾经主观地观看世界——那就是说,从各种不同光线或者从各种不同的观点观察世界呈现到他们的感觉之前的真相。每一时机,都在他们的感觉中形成一个完全不同的、清晰的印象,而每一时机,都要求独立的艺术作品来描绘它。但是塞尚却打算排斥事物的这种闪动而模糊的外表,去洞察那永不改变的真实,而这种真实却隐藏在感觉的万花筒所映出的明亮而令人迷惑的图画后面。”

人们本可以根据艺术史作出结论:真实在这一意义上是一种飘忽不定的鬼火,是可见而不可捉摸的实际。正如我们所说,自然是一回事,而艺术则完全是另一回事。然而塞尚,尽管他熟悉“博物馆的古典艺术”,也重视前辈们向大自然妥协的企图,但是,他并没有失望,继续去完成他们失败了的事业,那就是说,在自然面前“实现”他的感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