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谈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工作,国家规程

中国国家文物局官员15日在敦煌说,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规程》的编制工作初步完成,近日起开始征求意见。它将对中国境内的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和管理带来长远影响。

作者:孙波  

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司巡视员郭旃说:“这解决了怎么监测和监测什么的问题,能够有效保存和延续遗产突出普遍价值的真实性和完整性。”

  
  
编者按:今年以来,有关世界文化遗产安全的话题屡次进入公众视野。我国先后在苏州和北京召开了世界文化遗产监测国际研讨会、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工作会议,就有关监测管理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9月26日,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就有关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工作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记者:请简要介绍一下加强世界遗产监测管理的重要意义有哪些?

在敦煌开幕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工作会议上,国家文物局委托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起草的《世界文化遗产监测规程》以征求意见稿的形式,首次向全国20多个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管理机构及所在地文物行政主管部门下发。

  单霁翔:世界遗产监测管理是加强遗产保护的必然要求,是提升遗产管理水平的重要途径,对于我国文化遗产事业的发展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世界遗产监测管理通过完善基础工作,利用先进的科学技术手段,健全多层次的监测管理体系,为保护规划的制订提供基础资料,对世界文化遗产本体及其环境景观实行预防性保护,对各种影响遗产安全的因素加以防范和控制,避免对世界遗产的突出普遍价值以及真实性和完整性产生不利影响。

规程明确中国世界文化遗产地监测的内容、技术要求和工作方法,首次要求各遗产地要建立和健全遗产监测机构,监测人员须经过技术培训,获得相应的资格证书后方可上岗。

  截至今年7月份,《世界遗产名录》已达到936项,距1000处大关咫尺可及。各缔约国、相关国际组织、世界遗产领域的同仁们,更加关注世界遗产未来可持续发展问题,更加关注《世界遗产名录》的可信性、代表性,更加关注世界遗产的保护管理以及真实性、完整性和突出普遍价值的保存。管理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而监测是保护管理的有效手段。目前,世界遗产委员会近年来在世界遗产监测管理方面更趋严格,开始将除名作为一种强有力的最终处置手段。在2009年将德国的德累斯顿河谷从《世界遗产名录》中除名后,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等多个项目又相继被列入讨论除名的范围。同时,世界遗产委员会启动了亚太地区世界遗产第二轮定期报告工作,相关国家要按照要求分批提交世界遗产回顾性突出普遍价值声明、定期报告调查表和地图信息。所有提交文件都将接受国际专业咨询机构的评估和审核。

规程明确要求,监测要全面覆盖,所布设的监测站位要能够覆盖世界文化遗产的核心区、缓冲区;监测内容包括保护对象监测、环境要素监测、人为活动影响状况监测、保障体系监测等;监测频度包括日常监测、定期或不定期监测,自然环境要素监测和人为活动影响监测要有月度报告,遗产本体监测要有年度报告,特殊遗产类型要有月度报告。

  因此,做好世界遗产监测工作,及时发现保护管理中存在的问题,采取有效措施解决问题,既是我国世界遗产可持续协调发展的重要保证,也是我国政府对国际社会庄严承诺的兑现。

敦煌研究院副院长王旭东说:“过去我们是按照各自的遗产特点和技术能力开展监测,有了统一的国家标准和规范后,可以使我们更好地开展工作。”

  记者: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世界文化遗产有哪些特色?这些特点对世界文化遗产监测工作有何影响?

1986年,中国政府正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了世界遗产的申报项目。1987年,中国拥有了自己的第一批共6处世界遗产。此后的20年间,中国的世界遗产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至今已拥有35处世界遗产,其中文化遗产、文化和自然混合遗产29处。

  单霁翔:我国自1985年加入《世界遗产公约》以来,世界文化遗产事业发展迅速。现有世界文化遗产29项,世界文化和自然混合遗产4项,遗产总数在世界范围内稳居前列。与其他国家相比,根植于古老、悠久而灿烂的历史和文化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的最大特点就是类型丰富、多样复杂,突出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一是分布地域极为广泛、自然条件差异巨大,比如中国相隔最远的两个遗产地高句丽和布达拉宫的距离达3400多公里,长城地跨十多个省区市,布达拉宫和澳门海拔高差达3060米;二是占地广、规模大、涉及遗产点众多,如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含140多组古建筑、占地60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8万平方米,武当山62组建筑和遗址散布于312平方公里范围;三是材质多种多样,既有龙门石窟这样的石质文物遗迹,又有故宫等木构建筑,还有福建土楼这样的夯土建筑;四是多种遗产要素共存一地,如有考古遗址及出土文物共存的殷墟,有建筑、景观和植物共存的苏州古典园林,还有不可移动文物与活态遗产共存的西递宏村。

中国重视世界遗产的申报工作,也十分重视世界遗产的保护和管理,已经颁布了一系列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基本形成了多层级的保护管理体系。

  中国世界遗产的丰富性和复杂性给我们的监测管理带来了极大的挑战。自然地理和气候条件的不同、材质的差异、规模庞大、类别的多样、遗产要素的复杂,决定了遗产地监测管理必须在国家和省相关部门的统筹安排、领导和监督下,根据各自的特点开展。

2006年,国家文物局颁布了《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巡视管理办法》,明确了世界文化遗产的监测程序、职责和内容,规范了监测行为。中国通过建立国家、省和遗产地三级监测和国家、省两级巡视机制,对世界文化遗产实施有效保护和管理。

  记者:“十一五”时期,我国的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初见成效,一些地方曾存在的“重申报、轻管理”倾向得以扭转。请您就中国世界遗产监测方面的的总体成就给读者作简要介绍。

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司副司长柴晓明同时指出,建设性破坏、过度旅游开发、日常管理不善和保护不当依然威胁着世界文化遗产地的安全,因此,强化世界文化遗产的监管体制,尽快建立全国的动态监测体系是重点工作之一。

  单霁翔:“十一五”期间,国家文物局以实现“一流的世界遗产,一流的管理”为工作目标,主要做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国家文物局保护司世界遗产处处长陆琼表示,《世界文化遗产监测规程》在充分听取意见和修改完善后将颁布实施,下一步还将就监测报告的内容格式等进一步细化,以便不同类型的文化遗产监测结果汇总上报,最终形成全国世界文化遗产动态监测系统。

  第一,加强法制规范建设,使世界遗产监测工作有所依循。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文化部、国家文物局等9部门《关于加强我国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工作的意见》,2006年国务院颁布《长城保护条例》、文化部颁布《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办法》、国家文物局颁发《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巡视管理办法》和《中国世界文化遗产专家咨询管理办法》,2010年国家文物局颁发《世界文化遗产申报项目审核管理规定》,使我国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更加科学规范。

  第二,加强机构建设,强化监测机制和体系建设。2010年,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司加挂“世界文化遗产司”牌子,在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专门设立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中心。有关遗产地也成立了相应的机构,遗产监测管理水平有了明显提高。实行国家、省、世界文化遗产地三级监测和国家、省两级巡视制度,初步建立起我国世界文化遗产的监测管理体系。

  第三,加大资金投入力度,采用各种方式积极培养人才,扩大监测队伍,加强遗产管理机构能力建设。国家文物局已连续举办6期世界文化遗产管理机构负责人培训班,优化队伍人员、知识结构等方式,加强能力建设,提升保护管理水平。与国际文化财产保护与修复中心(ICCROM)联合举办“世界遗产监测管理国际培训班”,对8个国家和地区的22名学员进行遗产监测方面的培训,中国有15名学员参加了培训。

  第四,加强国际合作,积极配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的反应性监测,按期完成第二轮定期报告。定期报告是《世界遗产公约》规定的缔约国国际义务,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面了解世界遗产保护管理状况、促进各缔约国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要手段。国家文物局多次召开会议专题部署第二轮定期报告工作,指导各遗产地如期提交了回顾性突出普遍价值声明文件和定期报告调查表。

  第五,将监测列为《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考核指标,加强相关动态管理,确保我国世界文化遗产事业的可持续发展,提高对监测的重视程度。

  记者:刚才您提到一些遗产地已经建立了监测机构和监测平台,有哪些项目在管理和保护上表现比较突出,可否举例介绍。还有哪些方面有待提高。

  单霁翔:据初步统计,我国现有的33处世界文化遗产、混合遗产中,已有26处建立了监测机构,27处建成或正在建立遗产基本信息数据库,13处已初步建成了遗产监测预警平台。
  各遗产地运用世界遗产监测的理念和规则,并紧密结合自身保护管理的实际需求,积极创新监测管理工作的思路、方法和技术手段,在实践中探索和积累了大量的新鲜经验。不仅在国内产生了极好的示范作用,也在国际社会中产生了重要影响。如敦煌莫高窟对于遗产本体、环境和游客的监测工作卓有成效,得到了世界遗产委员会的高度评价;苏州市建立了世界遗产动态信息管理和监测预警系统,并颁布了国内首个世界遗产监测管理的地方规范性文件——《世界文化遗产苏州古典园林监测管理工作规则》;大足石刻在千手观音造像抢救性保护工程中,组织多学科、跨领域的专业团队,对遗产本体和微环境进行了多项科学监测,有力地保障了工程的顺利实施;在杭州西湖文化景观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杭州市立即成立了“杭州西湖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通过信息平台有效整合西湖文化景观区域内由各部门分散建立的各类监管资源,建成了全面覆盖西湖遗产本体、环境、游客和安全信息的实时监测管理系统。

  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我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在整体上还未能适应遗产预防性保护与抢救性保护相结合,管理科学化、信息化、标准化的发展趋势;还未能满足世界遗产服务经济社会发展、造福广大民众的现实需求;还未能实现以世界一流的管理水平,守护全人类共同遗产的国际承诺;面临着提升水平、加快发展的迫切需要。我们各级文物部门、各遗产地都要积极应对发展中的新问题、新挑战,拓宽保护视野,创新管理模式,完善工作机制,促进我国世界文化遗产可持续的科学发展。

  记者:针对这些不足,“十二五”时期,我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工作将有哪些重要举措。

  单霁翔:根据《国家文物博物馆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和《中国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十二五”专项规划》,建设监测体系是“十二五”期间世界遗产工作的三大任务之一。其中,监测预警体系建设涉及我国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管理的各个方面,范围广,起点高,难度大,工作任务十分艰巨。为了完成规划目标,如期建成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预警体系,我们将在“十二五”期间重点推动以下四项工作:

  一是继续完善法规体系。国家文物局已经将《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管理条例》列入“十二五”规划立法项目,并将出台相应的监测工作规定和细则,明确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的主体、程序和责任,完善以属地管理为基础,国家、省和遗产地三级管理的监测工作模式。各地区也要结合当地实际,制定相关的地方性专项法规、规章。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探索建立覆盖面广、针对性强,以基础性监测需求为主,兼顾不同类型遗产特性和深度要求的世界文化遗产监测技术标准、工作规范,促进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的规范化、精细化管理。

  二是继续完善工作机制。在近年来各遗产地日常监测工作取得初步成效的基础上,要加快建立和完善重大干预活动的反应性监测、年度报告和定期工作报告、监测巡视其他三类监测工作的有效机制。加强对重大干预活动的反应性监测工作,对可能影响世界遗产突出普遍价值的文物保护工程、遗产区和缓冲区内的新建和改扩建项目等重大干预活动及时组织监测和文化遗产影响评估,建立规范、详实的监测档案记录。参照定期工作报告的成功经验,建立年度监测报告制度,及时反映和总结各遗产地保护管理工作,每三年完成一轮世界文化遗产监测巡视工作。

  三是继续加强能力建设。国家文物局将全力支持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中心在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的研究、培训、国际合作和管理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监测中心将加强专业人员配置,引进优秀人才,形成高水平的专业团队;各省级文物行政部门要切实承担起业务指导和把关的重要职责;各遗产地要高度重视遗产监测机构建设和人才培养,在“十二五”期间全部建立专门的遗产监测机构,培养造就一批理论素养、实践能力俱佳的专业技术和管理人才。同时,探索推动当地社区对世界遗产的自主管理、自觉保护。

  
四是建立信息系统。按照“统一架构、分层设计、集成共享、实时监管”的原则,在“十二五”期间建设覆盖全部世界文化遗产和混合遗产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预警信息系统,实现动态信息监测和预警管理。充分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和已有的各类监测设施、平台和信息,发挥信息系统在数据采集、分析、反馈和管理方面的突出优势,实现各类监测信息源的集成管理和共享,极大地促进我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的信息化、规范化管理。

(《中国文物报》2011年10月7日3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